第28卦 论《周易·大过》取象之误及“桡”“挠”辩析

2021-01-18  来自: 易学研几 浏览次数:603

第28卦  论《周易·大过》取象之误及“桡”“挠”辩析

            --兼卦爻象爻辞拟定根由探讨


                                        王文志   原创

(安阳周易研究会,河南 安阳455000)

   [摘 要]《周易·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桡’,本末弱也。”过往圣贤、《彖传》皆取《大过》象“两头阴虚而中间阳实”言“本末弱”致栋桡。实则上六“过涉灭顶”点出了栋桡的成因。《大过》象曰“泽灭木”也明确了大过成卦之因。实锤房屋顶部漏雨导致梁木吸水弯曲也。细研爻辞象辞所述,从解读各个爻辞入手,“本末弱”的取象是错误的,与卦爻辞象辞关联性不强。《大过》应取“大坎”象,“大《坎》”大过也。“桡”“挠”争议由来已久,从解读卦爻辞着手,捋顺前后事情进展关系,唯九四爻《象》曰“栋隆之吉,不桡乎下也”中的“桡”需要修正成“挠”方是正确的。余“桡”字用法皆准确无误。

[关键词] 大过;卦象;爻辞;辩析

On the Mistake of Taking Images and Analysis of "Radial" and "Torsion" in Zhouyi · Daguo

WANG Wen-zhi

(Anyang ZhouYi Research Association, Anyang 455000, Henan)

 

Abstract: The Book of Changes.Tuan said, Daguo, which means bigger and more than enough."Pillar bending", it is because the middle of the beam is too thick, the two ends are too thin, unbearable to load. In the past, sage and biography of a chapter in the chapter take the big pass as "Yin deficiency on both sides and Yang reality in the middle", saying "the end of the chapter is weak" to dong gao.In fact, the six "involved in the top" point out the cause of the radial building.The Daguo also clarified the cause of Daguo's hexagrams in the words "Ze Mi Mu".Leakage at the top of a solid hammer house causes the beams to absorb water and bend.From the interpretation of every line of statements, it is wrong to take "weak at the end" and not strongly related to the statements of the hexagram or line."Dachan" should take the "Dachan" elephant, "" Dachan" too big.The controversy over "radial" and "tortuous" has long existed. Starting from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remarks of the hexagrams and lines, we can see that it is correct that "radial" should be revised into "tortuous" as stated in the "images" of the 94-line lines.The usage of the word "radial" is accurate.

Key words: excessive;Numbers;Remarks appended to the lines.Contend analysis

 

 



大过  巽下兑上

易学研几

   《周易·序卦》曰“《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周易·杂卦》曰“《大过》,颠也”。由此看出,在六十四卦中有初步的理由命名一个卦为《大过》,并据卦的组成《兑》《巽》互综而定“颠也”。但《大过》卦的卦爻辞讲的是栋木和水有关系,与“中实两头虚”无关,故取象“本末弱”是否错误值得榷商。在《大过》卦爻辞中“桡”“挠”在表达意义上也截然不同,究竟在何爻用“桡”?何爻用“挠”?不同的版本有差异,很值得探讨。如唐·李鼎祚《周易集解》、宋·朱震《汉上易学》、清·刘重菴《周易通传补注中天》等古籍及今本王庆革《周易大典》释《大过》卦时“栋桡”“栋隆”“不桡乎下也”通篇皆用“桡”字。[1][2][3][4]明·释智旭《周易禅解·大过》中通篇凡“桡”字皆用“挠”字。[5]许绍龙著《易经的奥秘》中“栋桡”“栋隆”均不变,独“不桡乎下也”修改为“挠”字;(许绍龙.《易经的奥秘》.北京:金城出版社,1993:304—309.)王志轩《易经》(2020新校本)中注释卦辞“栋桡”为“……《经典释文》:‘桡’(阮元校记:挠,各本皆作桡。桡是挠之误),乃教反,曲折也。”。[7]桡,沙少海先生说:“原本作挠。《校勘记》曰:‘挠,各本作桡。’”这就为重新研究解读《大过》卦预留了空间。


   一、从分析探讨卦辞、象辞的拟定源由着手,解析《大过》取象及“桡”“挠”辩误

【原文】大过:栋桡。利有攸往。亨。《象》曰:泽灭木,大过。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6]

    大过,卦名。本卦为上卦为兑,兑为泽;下卦为巽,巽为风为木。上兑下巽,有泽水淹没木舟之象。《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挠’,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喻人君臣,行事大错,则将有栋折粱摧之险。所以卦名曰大过。过,过失。领悟到遭逢祸变,应守节不屈,稳居不仕,清静淡泊。清·王金声曰“大过之卦,四阳居中,二阴在外,见阳之太盛焉,逞刚强以行胸臆,王道遂衰,挟天子以令诸侯,霸图竟启,乃非常之卦也。故象曰,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8](清·王金声著《先天三皇大数演易》,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守璞斋刻本)可见,对《大过》卦取象均用了阴阳爻多少及位置以述。阳过刚于内,弱肉强食,实则内讧的表现。在政体上“内讧”才是“大过”“特过”。遇此,教化后生“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为念,切莫参乎其中,独善其身,以静观时变矣哉。

上兑下巽,有泽水淹没木舟之象。王庆革主编《周易大典》曰“……再看《象传》以巽下兑上为木下水上,为泽灭木,水覆舟……”。[4]((王庆革主编 《周易大典》,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1月北京第1版,第420页))而《大过》卦象“中实外虚”,具有《坎》卦象,故称“大坎”也。《坎》者,过错也、险危也,“大坎”就是大的过错。故取象“大坎”,“大过”卦名由来的理由充足矣。先天《大过》卦本无卦辞,卦名即卦辞也。[8](清·王金声著《先天三皇大数演易》,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守璞斋刻本)“大过”就是讲述大过错的前因后果。如将《大过》卦整体当成房子看,中实部分就是房子的梁木(正梁、贰梁、脊檩、椽子等支撑物)。本卦讨论大过之因“栋桡”,那么yi qie思路及八卦取象都需围绕“梁木”及《坎》水展开,而后类化及理,格物致知。

将《大过》错为《颐》,上《艮》为房舍,下《震》木起到支撑作用。栋,脊檩也,通常将栋与大梁合称栋梁,故“栋”字源于《震》象意;何以错之?《周易·系辞下》曰“刚柔相推,变在其中矣;系辞焉而命之,动在其中矣;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动爻引发的变卦是“动”象之一;而卦位的移动是“动”象之二;外界动向(外应)是动之三。全动后的错卦表达的象义同样明晰关联。虞翻曰“巽为长木称‘栋’”。[1](唐·李鼎祚《周易集解》.李一忻点较.九州出版社,2003年2月第1版第3次印刷,第264、271页)此虽不敢完全苟同,于理亦通。《巽》为柔软枝芽、细长之木,相对于《震》的粗大、茁壮之木其承载力逊矣。充其量《巽》木做房檩房椽之用。释《巽》为栋有勉强之嫌。

“桡”,曲木也。也有版本为“挠”。“挠”,《说文》扰也,即讨扰、抓扰。“桡”,沙少海先生说:“原本作挠。”,“《经典释文》“桡(阮元校记):挠,各本皆作桡。桡是挠之误,乃教反,曲折也,下同。”[7](王志轩新校本《易经》,安阳周易研究会,2020年9月12日审订,第100页)。栋桡,栋木弯曲之意。

将《大过》错为《颐》,其象“大离”卦。《离》象上下实而中空,其象有“弯腰”之象之状。此弯曲是“大缺口”之形。下《震》为胳膊手、为木,都具有弯曲功能,《离》象有了“基础材料”,故“桡”源自《离》象也。“大离”是稍有弯曲度之意。这里“栋桡”指的弯曲是向左或向右,或向上或向下。唯有《离》卦象中空,俱弯曲度,且《离》象也是《乾》圆之“中间缺”,有“大弧度”象,故可以代表“弯曲”之意。房子脊檩犹如人体的脊柱,“栋桡”喻人事则指驼背矣。而严重驼背的老者,弯曲口侧下或向下,俱《巽》卦象。这里“栋桡”的弯曲口指向上,盖综《巽》为《兑》。而《兑》卦乃《乾》圆之缺,缺口在上,故《兑》卦象也代表脊檩弯曲的象。由此洞见,“栋桡”源于《离》象及《兑》象,是先天《颐》后天卦《大过》的结合产物。取《离》象则接续上一卦《颐》,取《兑》《巽》“颠也”象则是《大过》形与象。

《周易·彖传》曰“大过,颠也”。《兑》《巽》互为倒象,取象《大过》“颠也”。轻度“驼背”者《离》象,严重驼背者《巽》象。换一句话说:让驼背者面朝上平躺在床上,则开口向上也,若以凸鼓论象则《离》卦象之。故驼背具有《离》《巽》二重象。卦名“大过”显然指严重的栋木弯曲。因代表弯曲的卦依驼背轻重分别由《离》《巽》象之,本卦又依栋木的位置、弯曲开口形状又可用《兑》象之。故位于上卦的《兑》又可以喻示栋木弯曲后的“栋桡”情形。无论人体脊柱弯曲还是房屋脊檩弯曲,都是“内因”为之。故驼背、罗锅是《巽》《兑》互为颠倒象,栋木弯曲亦是此两卦的互倒取象。间接旁证了《大过》“颠也”是正确的、对本卦的分析解读方法也是正确的。盖,易者,变也;象也者,像也。非一焉,非固也。故卦辞“栋桡”用“桡”字是正确的。见下图示之:

易学研几

易学研几


易学研几



古代因生产力低下,人力负荷为主且过重,至年迈时多数人驼背(现今已知椎间盘脱出引起)。大义接续《颐》卦讲述的乾坤退老之后颐养之因也。《离》为心,“大离”则表明“心胸开阔”,故言无闷也。后天《大过》之下《巽》乃“鼓舞”,又“无闷”也。由此证见,《大过》与《颐》卦在大义上衔接无缝隙。

  《大过》上《兑》为泽,《巽》木也。灭,看不见;淹没、漫也。言水浸淫败物也。凡木生近水者,杨也。过泽大过,木则漫灭焉,二五枯杨,是其义也。[1]唐·李鼎祚著《周易集解》,李一忻点较,九州出版社,2003年2月第1版第3次印刷,第273页)又,《大过》上《兑》为泽、以养木也。下《巽》为木,得养也。过泽大过,实为“金克木”之理。故言“泽灭木”。“泽灭木”本意讲“泽水浸而木腐”导致木头变软而弯曲,久之腐烂。卦象却将五行相克隐藏其中矣。

 “文王在演《周易》时在继承以前诸《易》的基础上,实现了对此前诸《易》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9](张文智:《周易》神道思想与儒学宗教性的内在关联。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2019年第2期,第8页)由此证见,文王是继承了伏羲先天易、连山易、归藏易,而后将天道地道人道揉合在一起重著了《周易》,故拟定的爻辞言后天必涉及先天。

《周易·系辞下》曰“系辞焉而命之,动在其中矣;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也”,此句已经隐藏了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的位置转换。先天为体,后天为用,先天卦代表原始状态或原始信息。故将《大过》转换成先天卦《节》卦,下《兑》为嘴为说,故释为“讨论”;上卦《坎》为险、为水、为水中物。其象意“在看到栋梁被水浸(坎为卑湿之地,实为栋木吸水吸潮)而弯曲变形后进行探讨如何处置”。以处置时划分太极点,看到但尚未处置前为先天状态或信息,实施处置后则为后天信息或状态。《大过》栋桡二字正是表述潜危的过错、危机及威胁而已,是述说先天信息。太极点及先后天卦的划分见图示:

易学研几






易学研几

《大过》的 错卦为《颐》,即下《震》为行动,为出入、为往;上卦《艮》为房子。意在表述一座“危房”,避险是安全有利的,故“利有攸往”;倘若把整座房屋修整,处置栋桡,修整好则人员进出也安全矣。《颐》“大离”象,《离》者,离开也,目也。大义明确了避开危险、静观时变则亨通,故言“亨”也,“利有攸往”也。后天卦《大过》下《巽》言“利(利市三倍)”、言“鼓舞”、言“可行”、言“有出入之利”、言入;[10](宋·邵康节撰《梅花易数》,李一忻点较,九州出版社; 2009年9月第1版,第27-28页)上卦《兑》为喜悦。故《大过》象意表达修整栋桡后则“利有攸往。亨”矣。这是对修整后的喜悦心情及房子可以继续使用的描述,属于对后天《大过》卦象意的另一信息提取。“利有攸往”与《颐》卦上九爻辞“利涉大川”大义有雷同,是与《颐》本卦大义与卦气的衔接。

   《兑》《巽》卦象互为颠倒象,故《周易·杂卦传》曰“大过,颠也。”“颠”是指房屋本当在下面开口(开门),然却房屋上面开了口,开口错误了,是《大过》类象之一。《兑》《巽》先后天一家,“大过”乃祸起萧墙之意,危机起于“内因”也。

    《巽》为草,综《巽》为《兑》,《大过》的《兑》卦在上,其义“柴草移动至上方”,《兑》在上就是文王所处时代的房顶。《巽》卦象颠倒了。随着烧陶技术的发展成熟,后期房顶用“瓦”做房顶。“瓦”者,《兑》卦象之。故《大过》代表的是一座房屋。由此证见“大过,颠也”的描述是正确的。



何此乎?先天信息《颐》象“外强中干”者也。在大义续接《颐》养卦时,尽管有大量的食物储备,怎奈内脏功能不允尔,这是对生命的慢慢衰老规律表现出无法抗拒的无奈。

 《大过》取“大坎”象,《坎》水的本性“渗入”“无孔不入”;“上善若水”之谓也。“渗入”就是遁迹隐形。《大过》错为《颐》卦时呈现出“大离”象。大《离》象就是豁达的心胸,无闷也。“遁世无闷”是《大过》卦变化为《颐》的象意表述。又,《兑》为喜悦,无闷也。当《兑》回归先天本位于《巽》时为“鼓舞”。先天后天都是“无闷”心境。《巽》为鼓舞,当《巽》回归本位于《坤》时“鼓舞着入地”。即遁地无闷也。当《坤》为众、为社会群体时就是“遁世”。这是时光倒流,是不可能的。而《大过》的综卦依然是《大过》,综卦象意是颠倒说话之意。那么,“遁世无闷”就变成了可能。

     再,《大过》卦上《兑》为喜悦、下《巽》乃鼓舞,二卦体组象也“无闷”也。

    以栋桡时间为太极分点,弯曲前为先天,弯曲后则为后天。此时将《大过》看做先天卦,由后天《巽》替代《兑》、后天《坤》替代《巽》,则转换成“后天卦”《风地观》。《观》卦如“裤子”形,有腰及双腿,其象如一人“独立”之状(非单腿独立)。见下图:

易学研几


    《巽》为入,《坤》为地,《观》卦读象为“入地”,“遁世”焉。这则是后天信息。《大过》卦“外虚中实”,其象“中心堵塞”,故“闷”也;而错《大过》为《颐》卦时,其象“大离”也。《离》者,外实中虚,心怀也。“大离”,盖心怀广大、心胸开阔,故言“无闷”者也。六个爻全动,其义“修缮”也。象意表达出修缮完好乃“无闷”也。

《大过》俱“大坎”卦象,缩之为《坎》。《坎》者,险危也,故可又可释为“惧也、恐也”。错《大过》为《颐》,上《艮》为止,释为“不”,下《震》为惊怖不安、虚惊、恐惧,组合象意读作“不惧”。《大过》下《巽》为股(臀),独立状;中互《乾》乃君子,这是“君子独立”象意。“君子独立不惧”由此而来。

倘若以《大过》的上卦《兑》为喜悦,即无闷也,以下卦《巽》为股臀,又象意“独立、无闷”焉。

易学研几




综上,爻辞、象辞均由卦象象意拟出。“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有其据也,是先后天卦象象意的综合信息表述。

《古易》始作者周文王(含周公旦)专为预测事项而设的卦爻辞。《易传》部分是释易并教化后生而撰,升之于理。独尊儒术后成了国jia推崇的统一课本,是为国学。不同的朝代、不同的版本中出现的不同用字,就是后世学者不断修臻完善的痕迹。当然,不排除传抄之误的可能性。因此,弃“象”释《易》解读是不科学的,不quan mian的,甚至是牵强附会的。离开卦与象的变化大义来解读卦爻象辞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准确地说,《周易》和《黄帝内经》一样,是一本无数往圣集体智慧的结晶。为满足某种“需要”的字、词、句的解读,放入历史长河中,难免会存在瑕疵。

《大过》取象“大坎”显示“栋桡”之因,错之为《颐》呈现“大离”卦象。六个爻全部阴阳变化一番,类化现实生活就是“采取quan mian修整维护”之意。“修缮”后则安全矣。“安全”则安泰,“亨”也。自然“利有攸往”焉。卦辞“大过,。利有攸往”是对主卦、错卦象意的表述。错卦《颐》“震木柱支撑艮房”之象。修整维护不过如此处理而已。错卦大义也是将话错说,故“用震木柱支撑艮房”是不现实的,这种修辅措施是行不通的、甚至是错误的。

先天后天本就相对而言、循环往复的。原本的后天卦可以变成下一个时切点的先天卦。错卦亦然,卦的先后天移位亦然。《大过》《颐》互为错卦,主二卦的“进退”“往复”不断反烧饼变化象。

总之,本卦拟定的卦辞象辞,即涵盖了卦象卦变大义,又有了激励后生的正能量。但都逃遁不了依卦取象的思维。在祸起萧墙、内部乱作,出现困危面前,究竟是选择独立不惧”面对现实,还是选择“遁世无闷”“独善其身”而逃避呢?显然矣。

依哲理教化育人,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是本卦中心思想,也是君子品格。所谓“独立不惧”“遁世无闷”是要力挽狂澜,救颓败于既倒,扭转崩溃之势,但尚需待时矣哉。时机成熟,大功告成,“利有攸往”。切不可以卵击石,自求破败。

 

二、从初六爻入首,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

【原文】初六: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6]

【注释】藉,铺垫白茅,草名,柔软洁白。


易学研几

上《兑》为碗、为盘子等开口向上器物,下《巽》为草。初动化出《乾》金其色主白,故为白茅。藉,衬垫。碗、盘子都是祭祀用物,盛装祭品。上《兑》下《巽》是祭祀用物放在白茅之上的象。白茅是用来铺垫之柔物,以此表达洁诚恭谨的态度。“夫茅之为薄物,而用可重也”。[4](王庆革主编 《周易大典》,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1月北京第1版,第423页)

     《巽》化《乾》读作被收割的草,《乾》错为《坤》是土地。即暗语为“地上铺垫着白茅”。化《乾》为天,意味“天知道”。《乾》为圆满,此为“净心”、“心诚”、“恭敬”、“无愧”。表达出“如此行为,问心无愧、圆满矣”,故言“无咎”。又,《兑》为缺憾,有咎,综卦为《巽》顺,将话颠倒说之,则“无咎”者也。

     初爻为阴,故为柔,下卦《巽》为草亦柔也。故言“柔在下也”。以上卦为天,下卦为地,那么,《巽》白茅在下,就是“将白茅铺垫于地上”的象。故《象》曰“藉用拔茅,柔在下也”。

     此爻是描述修整栋桡前的民俗“祭祀”活动。初爻是开始、基础、地基。故初爻是房子的地基、祭祀活动的初始。本爻点出了“栋桡”的先决条件“柔在下也”。倘若下面无“柔”或空虚的情况,栋木将无法弯曲。

爻义在于:做事要有虔诚、恭谨的态度,细心预防意外,小心行得万年船。

 

三、从九二爻着手,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

【原文】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象》曰:老夫少妻,过以相与也。[6]

【注释】稊ti)帛书《周易·六十四卦》作“楛杨生荑”,阜阳汉简作“枯杨生荑”。郑作。荑,生,fa芽过,错误相与,相配,指婚姻。


易学研几




     二爻代表厨房。主人的饮食场所。故二爻可以代表房子的主人。

我们看到主人时,以前的状态就是先天信息。互卦《乾》为老叟,及进进出出厨房者“老夫”也。《巽》的先天《兑》“少女”也。《艮》的先天《乾》“老夫”也。这表明,我们看到的这个家庭现状是“老夫娶的少女”。尚不能肯定的是“少女是女儿还是其妻?”但《象》辞却肯定了。为什么呢?后天信息《艮》与《兑》是夫妇正配也。这是把“本不合理的事情变成了合理”表述。体现出了“桡”意之“弯曲”。此少女当然会与自己的子女年龄相当,因是妻而非女儿,这就是“老夫女妻”的由来。故爻辞曰“老夫得其女妻”。而就当时的社会是合理合法,符合lun li道德。放在后天的现实生活中,“桡字喻示的婚姻弯曲”就潜伏了。用现代语言说“劈腿信息潜伏”。此与“栋桡”表达的“祸起萧墙”不谋而合。此处潜藏的信息正是“大过”,与“枯杨生稊”表达的字面信息“节外生枝”也不谋而合。故“祸起萧墙”“节外生枝”恰恰又与《大过》卦大义吻合。此中暗藏的“玄机”不得不引起人们对该卦卦爻象辞的重新思考与重新解读。顺便提一下,《噬磕》卦就是讲述了一个劈腿隐私jian qing的故事,与真实的食腊肉毫不相干,仅是比喻而已。何况狱中犯人更不可能有那么多腊胏供食,各个爻辞的真实含义无与言表,只能结合“法律”层面解读以教化后生。

  “兑为泽,巽为木,泽木杨也。兑正秋,枯杨也”。[2](宋·朱震著 《汉上易传》,九州出版社,2012年第1版,第98页 )稊(ti),稚(zhi)也。杨叶未舒称“稚”。《巽》为“杨”,互《乾》主老,“枯杨”也。[1](唐·李鼎祚著  李一忻点较:《周易集解》,九州出版社,20032月第1版第3次印刷,第274页)又,《巽》为枝芽,《兑》为刀斧。《大过》卦象“树枝被刀斧砍伐”,动而化《艮》本为“终止发芽”,故“枯杨”也。然,《艮》综为《震》,翻过来言语为“反而sheng fa为大枝芽了”。又,《艮》为来春寅月草木发芽之时,故拟辞“枯杨生稊”。也是暗指“老夫娶妻生子(女)”之意。《巽》卦在论及求利方面则“利市三倍,宜山林之利”,[10](宋·邵康节撰,李一忻点较《梅花易数》,九州出版社,20099月第1版,第28页)《艮》卦为止,言“无”,在论及求利方面则“宜山林中取财”。[10](宋·邵康节撰,李一忻点较《梅花易数》,九州出版社,20099月第1版,第34页)《巽》化《艮》象意“无不利”焉。

    “老夫少妻”本非正配,不适宜,属于“桡”婚(弯曲婚姻),潜藏着危机,故“过”也,且“大过”也。而当时社会的法度许可、符合lun li道德。婚配(后天)促成生儿育女,无不利也。化《艮》为生育的小儿。求有所得也、“相与也”。《象》曰“老夫女妻,过以相与也”,朱震曰“老夫得女妻,过而相与,犹促成生育之功,无不利也”。[2](宋·朱震著 《汉上易传》,九州出版社,2012年第1版,第98页 )《大过》象“阳多阴少”,阳刚阴弱,与“老夫得其女妻”的老少配吻合。

      爻义:老夫少妻,续嗣功成,晚而得归,绝处缝生,待时矣哉。


    四、从九三爻入手,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及“桡”“挠”之用

【原文】九三:栋,凶。《象》曰:栋桡之凶,不可以有辅也。[6]

【注释】辅,助。这里指支撑。



易学研几


    “栋”指房屋的脊栋,民间称脊檩。“梁”是指大梁,民间成“柁”,是前后架在屋顶上方(或上下中部)的承载大木。习惯上将栋梁连称。

古人多以第六爻当做脊檩(房梁之一)。如将六画卦当做房屋看时,三爻四爻就可以代表房梁,何况三爻呼应上六爻。故初爻的“栋桡”指脊梁弯曲也。果如此,房屋有坍塌之危,化《坎》危也、不安也,故言凶。终卦《困》,困局者也。《坎》综卦为《离》,“离开”“逃离”之意,这就是大脑第一印象和选择。《震》为支柱、支撑,故称“辅”。辅,辅助、帮扶。互卦、终卦不见《震》。唯将《巽》卦错(变)为《震》方有。错卦就是三个爻同动,采取行动之意。错卦表达的是错话、假设。脊檩是不能用柱子来支撑辅助的,因严重影响空间使用。故“不可以有辅也”。



如将弯曲的栋木恢复到原状,这是zui hao de。现却“弯曲”无法恢复,“不可以有”。“辅”本当为“复”,用“辅”附加了支撑、帮扶之意。将化卦《坎》回归到先天位《兑》(原来状态),其卦象比《坎》多出一阳,且是在下面变化属于铺垫的阳爻,即硬度、承载力都增加了。多出的一阳即“辅”也。现实已经“不可能”复原了,故“不可以有”。同时也满足了将《巽》颠倒为《兑》的象意表达。如“倘若如何如何……将会如何如何”。选用“辅”字不仅是想要选取帮扶措施来补救,同时也表达出栋木弯曲无法支撑房屋。一字双义。

互卦《乾》为圆,可为梁木之形,《坎》错为《离》为圆弧,即弯曲。讨论什么事项,取象则不离主体。梁木出现了“弯曲”,房屋有坍塌危险,故言“凶”。故本爻的“栋桡”之“桡”字也是正确的。

《象》辞不可以有”变成“不可以有”就具备教化人心的作用了。

     本爻告知我们:人世间的事情纷杂,有可辅不可辅的选项。大厦将倾、时局无可挽回,辅之何益?独木难支,不如收放自如。

 

五、从九四爻入手,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及“桡”“挠”之正误

【原文】九四:栋隆,吉。有它,吝。《象》曰:栋隆之吉,不乎下也。[6]

【注释】此处“桡”“挠”不同版本不同。当用“挠”字。

易学研几

,高凸,当是指栋(脊檩、树干)上的结节或树瘤疙瘩。结节处比较坚硬,被砍削后就会在树干上留下削过的痕迹(兑卦象示),相比整体树干而言,因是生长过程的修理或使用时的刀斧伤,互见乾为圆,故“隆”指圆柱树干上的结节。《象》曰“栋隆之吉,不挠乎下也”,故“栋隆,吉”。这是正常现象。而在栋木上再看到凸起的“隆”也酷似“弯曲”的地方了,大梁出现“弯曲”自然是在重力作用下向下弯曲的,当然“不吉”。“它”指别处,“有它”指别处的弯曲、凸隆、变故。“吝”比“咎”的害轻,故言“有它,吝”。《兑》化出《坎》,这是后天《兑》要占取《坎》的先天位置,《兑》成了“结节”“隆”的代词。《兑》之《坎》象意表达出“栋隆位置发生的变化”,不该有“隆”的地方出现了“隆”,疑似出现“刀斧砍伐后留下的树杈结节”成形隆的位移,即隆的影子。从爻位言,阳爻居阴位,所站位置已经错了,“不是结节处偏偏鼓凸”,故可“吝”也。树瘤仿之。盖“有它,吝”乃指树叉结节及树瘤犹曲之谓也。“栋隆,吉”在政体上类化“被tiao jiao过的大臣”“接受过正能量教育的大臣”则吉。象辞据此拟出。“栋隆,吉”见下图示可明晰:

易学研几




《兑》卦象“开口在上”的样子,盖弯曲部位的弧度向下焉,然“开口”确实朝上的,《兑》象已示。化出《坎》则危险矣。这种现象恰恰是承重后的正常弯曲现象,还不至于很快倒塌,正是化出的《坎》象“上虚下虚”(上空下空)具备了弯曲的要素所致,朝其它方向弯曲就不是常理了,故言“吝”。“吝”字出自化出的《坎》卦象义。从爻位分析,当是指贰梁弯曲了,并非是大梁弯曲了。何有此凭焉?《兑》的先天数二,《坎》为中男,排行为二;五爻喻君位喻大梁,四爻是臣位,喻房子则为贰梁。栋为脊檩,在没有贰梁的房子中,脊檩就同时肩负了贰梁的功能。故此爻的“栋”即可代指“脊檩”,又可代指“贰梁”。《大过》转换成先天卦《观》为“大艮”卦,《艮》为房屋,“大艮”就是高大的房屋。建设高大的房屋就需要有贰梁来支撑高度。且先天信息即是我们看到的房屋现状,“大艮”就是已经建好的房屋。这样解读也恰恰符合富裕家庭、高大房屋建设房屋时有贰梁的实情。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及九五曰“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老夫取得少女为妻(妾)或老妇士夫,也正是富裕人家所为,或丧偶后的再续。向下弯曲了需要下位梁柱支撑以安,向下弯曲也是老者驼背象,需要拐杖辅助支撑以平衡。此象义接续了《颐》卦讲的年迈养生大义。阳实化虚阴象意是找到了可以弯曲的“空位”“柔位”,以实伸压向虚,以此回应初爻“柔在下也”。由此看来,都是因为有一定的“空间供压缩”而已。

栋隆之吉,在于结节处坚实不会发生弯曲,故不需要抓扰、呼救下方辅之。初六将“藉用白茅”以铺垫,九四答复初六时用“栋隆之吉,不乎下也”是反衬。何也?脊檩弯曲了是无法从下面用木柱支撑的,即便可以支撑,也是不现实的,严重影响地面空间的使用;贰梁倘若需要支撑也是从大梁上着手,非从下也。从下辅之,有伸手抓地之形之象,“挠”也。且夫“乎下也”涵盖了两种情景。

“下”字来源有三,一者呼应初六,初六在“下”。初六阴虚、四爻阴位,有同气相求职能;二者是对“下”卦《巽》木的支撑需求,是否需要辅助视具体情况决定;三者九四阳爻、初六阴爻都因错站位置出现的“同声相应”。

 “桡”,曲木也。“挠”,《说文》扰也,即讨扰、抓扰,代表手指的弯曲,延伸为“救援、辅助”。栋隆处不会弯曲的。“有它(它桡)”方需辅助物。故“乎下也”中的“桡”字当为“挠”。其义“无需求助下面来支撑”之意。修改为“乎下也”方是正确的。可能是历代传承中抄写之误或理解成“弯曲”所致。

轻度的驼背,可以借用拐杖一扶,但多数老者可以不用。卦义的类化转换,“不挠乎下也”已经为五爻“无誉无咎”做了铺垫。

《象》曰:栋隆之吉,不乎下也。这是对初六爻的回应。初六言“柔在下也”,而“栋隆”有很强的坚实度,其所在位置是不会发生弯曲的,故“栋隆之吉乎下也”。唯“它”处乘下柔(空虚)可“挠”也。九四为阳与初六阴虚构成阴阳搭配互补,完成了相济之功。

本爻哲理在于:选对自己的位置,站好岗、值好班,干对事才是大吉大利的;倘若站错了位置,干了不该干的事情或工作,出力流汗再多或许徒劳而无功的,“无誉无咎”。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事)”之谓也。“栋隆之吉乎下也”点名了过错有可弥补与不可弥补之分。盲目求援拉拢,反则吝难。

 

六、从九五爻入手,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

【原文】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象》曰:枯杨生华,可久也?老妇夫,亦可丑也。[6]

易学研几 

  “华”,古字形像花朵,本意指草木的花。用作动词指开花。《巽》为花草,长大了就是《震》卦,乃成材。《巽》《震》木均有“开花结果”的可能性,故“华”字源于《巽》《震》两卦象意。

五爻为阳爻,可以言乾(所有的阳爻都可为乾、所有的阴爻都可为坤)、互卦也见《乾》,喻树为老为枯,喻房梁为干枯。化《震》为梁柱、壮年男子,《兑》为“少”,故《兑》之《震》喻人为“士夫”,说明还能堪大用。终卦《恒》成了夫妇正配,大义转换成“明媒正娶”者也。五爻为领导位,喻房子时为大梁(棟梁);喻家庭时为支撑家的主人。

《兑》的先天在《巽》。《巽》为长女、为年纪大的但不是老太婆的女人,故妇也。化《震》为大树、栋木,先天信息为“枯干”的栋木。《震》的先天为《艮》,是为了生小孩子。化出《艮》就是生育了孩子。吻合《震》之综《艮》,也吻合后天《震》为长子、壮男。

五爻以枯杨生华”回应二爻的“枯杨生”。九二与九四同为阳爻,同气相求、同声相应也。

    化出的《震》为木,在表示长度时为“长”,在表示时间时为“久”为“长”,互卦《乾》为老,也言“久”。故“久”字来自《震》《乾》两卦象意的综合。“何”通“荷”,负载之意,《震》为梁柱为负载,故“何”也是源自《震》卦也。

《大过》卦外虚内实,具备“大肚孕子”的象,即生子在望。“生华”发芽之意,与孕育同理。

     《兑》之先天为《巽》,《巽》为树芽。这是已经看到的先前人事物,故属先天信息。《震》先天位在《艮》,《艮》为阴暗,在人体表示生殖器、肛门,也表示“见不得人的或难以启齿的人事物”,故言“丑”也。“亦可丑也”是先天信息,即已经发生或存有的信息。

《兑》为“缺陷”,言“咎”;错《兑》为《艮》,言“止”言“不”,这就说明先前看到的“妇人已经生子(艮为子)”实况,变成反语说“无咎”也。化出的《震》为名声,名誉,先天位是《离》,《离》也为名气、文书事,荣誉,表明先后天信息是“荣誉”,故“誉”字来自先天《离》卦。此处先天已经表明有“荣誉”了,但综《震》为《艮》“止”为“不”,故化《震》卦后的颠倒象意为“无誉”。卦象已经表达了“枯杨生华,无咎无誉”。《大过》之错卦《颐》,其象“阴多阳少”,阴盛阳弱,与“老妇得其士夫”吻合一致。

九五爻“无誉无咎”与九四爻的象辞“乎下也”对接恰好。“站错了位置做了无用功”“无誉无咎”。

本爻哲理在于:老妇士夫,晚年得配,枯杨生华,无咎无誉,鉴于谱识,于理有乖。

 

七、从上六爻入手,辨析爻象辞拟定源由

【原文】上六:过涉灭顶,凶,无咎。《象》曰:过涉之凶,不可无咎也。[6]

 【注释】过,错,盲目。涉,徒步涉水、渡水



易学研几



六爻喻房屋时指房顶,喻房梁时为上方的梁位(又称脊檩)。 “过”指《大过》卦,涉乃渡水,上六动言“顶”,当“过涉”连在一起时其义转换成“过度跋涉”“水浸”,表示了水浸沐了房顶。故有了“灭顶”说。以上卦《兑》为房屋的上半部、下《巽》为房屋的下半部剖析,《兑》为泽水却在上,其象为缺,表述房屋顶部有缺口。“过涉灭顶”实言房屋的漏洞漏雨导致脊檩沐浴。关联九三爻可知,“栋桡”之因是梁木吸水变软而弯曲。

“涉”,古字形像徒步从水里走过去,涉的本义是徒步渡水,泛指渡水。房屋漏雨正此谓也。《大过》是“大坎”,《兑》的先天位是《坎》,《坎》为水、水路、陷溺,故可言“涉”。《兑》为泽,沼泽之地陷溺也,同样言“涉”。《兑》为“上缺”言房顶有漏洞,下雨天漏雨犹如房顶涉水、脊檩沐浴。盖此爻说的泽水指雨水。“灭”淹没的意思。[4](王庆革主编 《周易大典》,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年1月北京第1版,第421页)又,《兑》泽在上卦,故言“灭顶”。上六动阴爻化阳爻,变出《乾》为“圆满”,这是填补了“缺口”“漏洞”。修整一番则有“凶”转“吉”,无大碍矣。故又言“无咎”矣。以主卦代表先天信息,变卦(终卦)则代表后天的zui zhong信息。

九三:栋,凶。”而上六回应“过涉灭顶,凶,无咎。”这就表明,确定了“栋桡”之因,只要修补纰漏可以“转危为安”,先“凶”后“无咎”由此得出。

正是长期房屋漏雨,栋木吸水变软弯曲,房屋变成了危房,事实的存在,又不可言“无咎”也。故《象》曰:过涉之凶,不可无咎也。

过涉灭顶”点出了栋桡的成因。并非指真正的大水淹漫房顶,而喻房屋纰漏呈现的雨天之景。“泽灭木”也非“水浸木舟”“水覆舟”而是取象“水浸梁木”。“过”指《大过》大义,“过涉”非指“过度淹没”。理解成“水浸木舟”在于取象“本末弱”“舟状”的取象误导。

本爻告知我们:任何事情出现纰漏,都会酿成危机。于危处,尽人事尝努力、堵漏补缺,亡羊补牢,奇迹或许可以再现。此爻强调了“万事都有弥补的空间,办法总比困难多”。果真有力挽狂澜之举也无可咎责。

 

八、小  

《大过》卦上下虚中实,初为本,上为末;实为强,虚为弱;初为始,上为终;一句话,《彖》曰栋桡,本末弱也”取《大过》象也。“本末弱”并非言栋木的粗细强弱,而是言栋木两头承载的负荷。类化政体则言君臣的强弱及责任心焉。从解读各个爻辞象辞入手,“本末弱”的取象思路是正确的,所取象是错误的。《大过》俱“大坎”象,“泽灭木”是取象为用,实言“水浸栋木”致栋桡。故卦辞“栋桡”二字是正确的。而用“栋挠”是错误的。另取《大过》象“阳多阴少”、“内刚多外阴少”则类化“狼多肉少”“弱肉强食”导致内讧。在政体上类化“派系林立,军阀割据,各立山头的内因乱局”显现,以“明哲保身,察乎动静,伺机而动”的中庸思想处置,与“大过”、“栋桡”、“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达意取得一致。

周易·彖》曰:大过,大者过也。‘栋桡’,本末弱也。刚过而中,巽而说行,利有攸往,乃‘亨’。大过之时大矣哉。”过往圣贤、《彖传》皆取《大过》象“两头阴虚而中间阳实”言“本末弱”致栋桡。上六“过涉灭顶”点出了栋桡的成因。《大过》象曰“泽灭木”也明确了大过成卦之因。实为房屋顶部漏雨导致梁木吸水弯曲焉。细研爻辞象辞所述,从解读各个爻辞入手,“本末弱”的取象是错误的。《大过》应取“大坎”象,大过也。“欲大过,必有祸”此之谓也。驼背、罗锅是《巽》《兑》互为颠倒象,栋木弯曲亦是此两卦的互倒取象。旁证了《大过》“颠也”取象是正确的、对本卦的分析解读方法也是正确的。本卦之所以命名《大过》,强调了内因的作用,祸起萧墙才是zui da的过错。无论是人体脊柱弯曲还是房屋脊檩弯曲,都是“内因”之为,格物致知类化政体乎哉!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温海明教授发表了“论卦变是理解卦爻辞的总纲”论文。文章摘要指出:“卦变在易学上争议很大,有人认为卦变存在,有人否定卦变存在。承认和否定卦变zui da的区别在于对待《彖传》的态度,即《彖传》是否具有解释卦爻辞的quan wei性。如果认为解释爻辞不能离开《彖传》的提示,那么,不承认卦变就站不住脚。《彖传》有很多多变性的提示。纵观历史《易》注,不承认变卦者几乎都注得模棱两可,甚至作者自己都不知道所云。不承认卦变的存在,就不符合《周易》卦爻辞成书的实际过程,因为只有通过变卦引发的象的变化,才能把卦爻辞每个字的来源讲明确。” [11](温海明.论卦变是理解卦爻辞的总纲,周易研究.,2018年(6),39.)其中“《彖传》是否具有解释卦爻辞的quan wei性”已经对《彖传》提出了质疑。

每个卦都是一个整体,讲述一个人事物的故事。卦辞、爻辞、象辞之间有很强的关联性,都不是“独舞”。栋桡,梁木弯曲,继而影射老夫、老妇的老少配之婚姻属于非夫妇正配,是“弯曲”的。从老少配的“枯杨生华”志喜到栋桡后修复的亨通,告知我们一个“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绝处缝生,待时矣哉”的哲理。《大过》卦与《颐》卦互为错卦而对待;“老夫得其女妻”与“老妇得其士夫”是互为对待关系。“遁世”与《颐》卦乾坤退老养生养老大义承接;“ 无闷”与“枯杨生华”“枯杨生秭”承接,是乾坤退老后还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是不想无所事事的che di休闲的“无闷”表现,呈现出卦辞象辞与爻辞的衔接,又与《颐》卦的“利涉大川”“慎言语”“道大悖也”的大义分别承接,以实际行动表明“干自己的事,让他人说去吧”。由此证则,卦爻象辞是依象数立言。《大过》卦爻象辞的拟定吻合象义,也显示出“气”的衔接与卦义关联。驼背、罗锅是《巽》《兑》互为颠倒象,栋木弯曲亦是此两卦的互倒取象。旁证了《大过》“颠也”的正确性、对本卦的分析解读方法也是正确的。用“栋桡”喻人事亦完释矣。

“桡”“挠”争议由来已久,从解读卦爻辞着手,捋顺前后事情进展关系,唯九四爻《象》曰栋隆之吉,不挠(桡)乎下也”中的“桡”修正为“挠”方是正确的。余“桡”字用法皆准确无误。“桡”“挠”的用法,与许绍龙编著的《易经的奥秘·大过》文本一致。

(安阳学院张莎莎英译,特致谢)

 

[参考文献]

[1] 唐·李鼎祚.周易集解[M].李一忻,点较.北京:九州出版社,2003:264、271.

[2] 宋·朱震.汉上易传[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2:98.

[3] 清·刘重菴.周易通传补注中天[M].香港:香港大象出版社,2003:120—122.

[4] 王庆革.周易大典[M].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420--426.

[5] 明·释智旭.周易禅解[M].北京:九州出版社,2004:124--126.

[6] 许绍龙.易经的奥秘[M].北京:金城出版社,1993:304309.

[7] 王志轩校.易经(2020年新校)[C].安阳周易研究会内资,2020年9月12日审订:100.

[8] 清·王金声.《先天三皇大数演易[M].光绪二十八年守璞斋刻本, 1902年.

[9] 张文智.《周易》神道思想与儒学宗教性的内在关联[J].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2019年(2).

[10] 宋·邵康节.梅花易数[M].李一忻.点较.北京:九州出版社,2009:27--28.

[11] 温海明.论卦变是理解卦爻辞的总纲[J].周易研究. 2018年(6).39.

 

作者简介:王文志(1965--),男,河南浚县人,大学文化。现任安阳周易研究会副会长,安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医师。自1994年开始习研周易至今,主要研究方向为周易义理、象数并实践易医相通理论

 联系电话  139 3726 3711  

电子信箱  aywwz111@163.com


关键词: 易学研几   王文志   八卦象数   卦象爻辞  

活动风采/ACTIVITY STYLE

易学研几     联系电话:13937263711 免责声明     管理登录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易学研几 技术支持:商祺网络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豫ICP备16005553号-1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